受到疫情影响、延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最终将在7月23日至8月8日举行。

简单来说,就是这周五的事情。


时间过得怎么这么快???

代表中国的运动健儿们已背负着国家的骄傲踏上了征程,最先抵达参赛的中国奥运代表团是中国帆船帆板队,入住于江之岛奥组委指定的酒店,奥运帆板赛事也将在该地举行。

但代表团负责人称,该酒店存在着疫情上的隐患,除了运动员,还接纳了许多普通游客,餐厅等公共场所拥挤杂乱,进一步扩大了传染的风险。

日本雅虎新闻头条针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原文如下:

東京五輪に出場する中国選手団の第1陣が来日したが、チームからは11日、ホテルの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COVID-19)対策の甘さに対する不満の声が出た。

参加东京奥运会的第1批中国选手团抵达日本,11日,该团队对酒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COVID-19)对策中存在松懈表示了不满。

今回の東京五輪は、前週にほぼすべての会場での無観客が決まり、新型コロナのパンデミック(世界的な大流行)が暗い影を落としている。

新冠病毒的流行(全球性流行)给今年的东京奥运会蒙上了一层阴影,上周几乎所有场馆都已决定空场举办。

その中で、セーリングが行われる神奈川・江の島に到着した中国のセーリングチームは、ホテルの感染対策が不十分だと不満を述べている。

其中,抵达进行帆船活动的神奈川江之岛的中国帆船帆板队,对酒店不充分的防疫对策表示不满。

中国ヨット協会(CYA)の張小冬(Zhang Xiaodong)会長は、国営新華社(Xinhua)通信に対して「チームはホテルの1フロアで過ごすが、同じホテルに観光客も泊まっている。これは明らかに隠れた危険性だ」と話し、「この問題について、組織委員会と話し合っている」と明かした。

中国帆船协会(CYA)会长张小冬告知国营的新华社:“队伍将住在酒店一层,但游客也同样住在这里。这明显是一种隐患。”“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正在与组委会商谈。”

選手村は許可を得た関係者以外の立ち入りは禁止だが、セーリング競技は会場が遠いため、選手らは会場近くの指定のホテルに滞在することになっている。

选手村禁止相关授权者以外的人员进入,但由于帆船比赛的赛场较远,所以选手们只能住在场地附近的指定酒店。

东京奥运会残奥会比赛组织委员会甚至规定:感染新冠的情况全部由本人负责。

疫情期间举办奥运,却在防疫措施上漏洞百出,拿选手们的生命安全开玩笑,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令人失望和愤怒。意外的是,一些日本网友的想法竟和我们达成了一致,并位居该新闻的热评前列。

这是由中国选手指出的漏洞百出的对策

有很多普通人都被卷入泡沫政策当中

比赛开始之后会有更多的人被卷入其中吧

中国选手们请注意不要感染哦

请继续指出你们的意见

仅仅出现了20、30人的感染者,广东省在24小时内就发出了全员进行核酸检测的通知,最终有1200万人参与了检测。

从这样的中国的视角来看,依靠国民自主性的日本就是不求上进的。

像傻子一样连声喊着“安心、安全”,所以这一点必须要得到保证。

不管是远道而来的人还是原住民,带着不安的心情参加比赛,却被当作是没能集中注意力,这也是问题吧?

既然要做,就应该把这些全部弄清楚,这难道不是主办国家理所应当的使命吗?

主办方对选手提出了苛刻的条件,如果核酸检测为阳性,就会被视为弃权,所以选手们也理所当然地说:“我们要创造一个绝对不会被感染的环境。”

在东京奥运会上,日本只想着安全,只顾考虑自己被传染的风险,而没有考虑到如果我们传染给了选手,该如何着手解决。

在日网,与中国相关的报道中出现这种近乎“一边倒”式的评论环境,属实鲜有耳闻。尽管网络无法代表所有人,但依旧凸显出了中国完善的防疫对策和严谨的态度,以及日方的无所作为,引发了部分日本网民的反思。

东京奥运会开幕之际,驻日本大使孔铉佑会见日本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孔铉佑大使强调:“中方积极支持日方举办东京奥运会,愿继续提供力所能及的协助。”并且要求东京奥组委确保中国奥运健儿顺利安全参赛。


左:桥本圣子  右:孔铉佑

对于本次奥运会,中国的态度始终如一:把运动员的健康放在第一位!

东京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总人数为777人,其中运动员431人(女运动员298人、男运动员133人),教练员、领队、科医人员等运动队工作人员307人,团部工作人员39人。是中国境外参赛规模最大的一届。截至目前,中国代表团疫苗接种率已达99.61%

尽管已做好万全的防疫准备,日本的疫情现状也依旧令人担忧。时隔两个月,在持续接种疫苗和紧急事态宣发的情况下,日本东京新增感染人数再度破千,达到1149人。

现在这个情况,比起金牌,大家更关心运动员们的安危,衷心祝愿他们能够平安归来。


祝中国奥运健儿旗开得胜、平安归来!

本翻译为沪江日语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阅读推荐:

日航将春秋航空日本公司收购为子公司:目标是疫情后的市场

澳大利亚垒球队,首支抵达日本的外国奥运参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