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大部分女性结婚后是不工作的。所以日本男性的压力相当大,一家人的开销全靠丈夫一人支撑,一般日本男性都打好几份工,这是生活压力所迫。而日本妇女的观念是,丈夫在外头再辛苦再晚回家都行,因为应酬越多,说明丈夫混得越好,如果你下班就按时回家,会被认为是很没本事,没有能力。

所以很多日本男性下班后即使实在无事可做也不会回家,要去小酒馆泡上几个钟头,喝得醉醺醺再回家,妻子反而会很体贴的递上拖鞋,放好洗澡水,所以日本深夜的街头醉汉多。因为生理和精神双方面压力都巨大,日本男性因疲劳过度引起的猝死(俗称过劳死)比例也是世界上最高的。

在日本,所有的家务是主妇全包的,包括一日三餐、打扫房间、清理院落、弃置垃圾、浇花种草、放洗澡水、洗涤衣物、接送子女、辅导子女功课、教育子女,等等。一日三餐,主妇都是先照顾家人吃完、自己才吃,添饭布菜、收拾碗筷、清洗餐具皆由主妇完成;将丈夫和子女送离家门后,主妇会对房屋进行彻底的清洁,窗户总是一尘不染(用湿纸巾擦拭的,笔者亲见),窗上挂着的镂空白帘,永远簇新、洁净;在清扫院子之后,主妇会用水管再行冲刷,力求减少可能进入自家的灰尘;日本家庭都有浴缸,日本人酷爱泡澡,主妇基本每晚都要准备洗澡水,也是先照顾丈夫和子女入浴、换浴衣,自己最后入浴;丈夫和子女次日要穿用的衣帽鞋袜,也都要准备好放在固定的地方;每人每晚浴后擦脸擦头擦身子的毛巾(日本人分得很仔细)和浴衣以及换下的衣服都要在次日洗涤晾晒;陪幼小的子女玩耍、接送较大的子女放学上学、读各种私塾(相当于中国的文化课补习班、美术班、钢琴班、书法班、围棋班等等)、与老师交流、参加校方各种活动(根据日本政府的统计,儿童平均每天与父亲共度的小时数为全球各国最少,仅约 2 个小时,美国则为约 6 个小时) …… 都是主妇一手操持的。她们将生活料理得井井有条,将家居安排得舒适妥当,她们承揽了所有的家务琐事,她们的丈夫才得以抛却家事的纷扰,全身心扑在事业、工作上,这才驱动了二战后日本经济腾飞的列车,以男性为绝对多数的日本员工,也博得了“勤勉、坚毅”之名并著称于世。

所以,在日本,女人虽然是不工作的,却并不是没有地位的,男人的收入全部交由女人支配,女人执掌财政大权,月薪数十万、甚或高达百万日元的男人,午餐可能只舍得吃 300 至 800 日元不等的便饭,而他们的妻子,可能带着子女去吃奢华的法国大餐。当代若干国家和地区尚在探讨的“家务有给”,在日本似乎早已经成为一种成熟、稳定的模式。

日本女人结婚后除了理财和家务外,几乎都不用再外出工作,就算你身为京都大学的高材生,婚后都只不过是一位家庭主妇,所学如何精湛,前途如何光明,都只能将其用到服侍夫君的琐碎事情上。 著名的《菊与刀》中写到:“女性大多数重点被放在训练礼仪上,一位女校长说女学生应多学点外国语言的时候,只是希望她们能够把丈夫的书籍拭去灰尘,正确地插回书架。”这本书反映的是六十年代,但一向固执的日本人,是全球把自己个性保持得最好的人,从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来看,现状和当时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看上去日本女人很幸福,其实每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日本男人压力大,经常把在外面的负面情绪带到家里来,家庭暴力事件非常多,丈夫一有烦恼便对妻子动手。根据当地导游说,小时候就看见过爸爸反复打妈妈的耳光,而被打后的妻子还要无怨无悔,默默地为丈夫收拾东西,调好水等他洗澡。我们的团友也在机场看到不少日本女人,永远是站在丈夫后面,身上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而丈夫则是两手空空,像带着一位菲佣。

日本民俗艺能巡礼 >>>

日本风俗习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