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走访日本各地从京都的比睿山上开始,因为潜入禅寺打了坐,有时身轻如燕,登到山顶上似乎看得很远。这期间,路遇不少高人,有男有女,最终还是返回到了京都,临回家前,跟熟人一起去了茶屋。所谓“茶屋”,是提供艺妓表演服务的地方,饮酒的客人居多,压根儿就没茶什么事儿!

有人跟我较真儿,说京都出没于这样场所的人不是艺妓,而是舞妓,还说不是妓女的“妓”,而是绝对艺术的“伎”,跟日本歌舞伎一样。老实说,算我不开眼,打一开始就没弄明白日本“妓”与“伎”的区别,而且听别人的解释越来越悬乎,反倒眉毛胡子一把抓,弄不清谁跟谁。

以下视频记录了茶屋内部的一个真实场面,跟中国人喝酒划拳差不多,只不过全场为了助兴,除了有三味弦的日本师傅起劲儿拉琴以外,还就是其他客人热烈围观,生怕这个场子不够火。因为多次遇到如此尴尬的场面,我逐渐发现日本人的集团主义的确是无处不在的,哪怕不认识眼前的宾客,但出于同样一个气氛中的一员,被所在的热情渲染,你也会在无意识中变成一大助兴分子!

按照我的想法,即便是喝酒划拳,也仅仅是我跟对手之间的把戏,与在场的所有人无关,个人玩儿个人不就得活了吗?但好像,日本人不这样想,尤其是有艺妓在场的时候。

这次出游到了岐阜县、德岛县,路经东京飞往了北海道,然后又到了石川县一个叫“白峰村”的地方,看到一位慈祥的老人半夜起来做豆腐,把豆腐做得跟石头一样坚硬,端上来请客人吃的时候,嘴里一直嘟囔“南无阿弥陀佛!”

德岛县也有个传奇的小镇,名叫“上胜町”,人口截止这个月1日为止整整2000人。如此小镇目前正创立“无垃圾生活”的模式,不仅吸引了像我这样的旅行者,更惊动了美国人。12月16日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发表了专访文章:Japan as ground zero for no-waste lifestyle,这个题目国内网站上翻译成《日本无垃圾生活方式的起点》。

日本是个岛国,虽然小,但多走动走动,好玩的事儿一大堆,当然,这也是让我每年走访各地的一大理由!这跟见到茶屋里的艺妓一样,不走访,谁能知道是“妓”,还是“伎”呢?或者干脆什么都是,也干脆什么都不是。反正,所谓“文化”,最终总会有个十分具体的说法才能让人折服!

声明:视频链接来自互联网的链接,本网站自身不存储、控制、修改被链接的内容。“沪江日语”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当如发现本网站发布的信息包含有侵犯其著作权的链接内容时,请联系我们,我们将依法采取措施移除相关内容或屏蔽相关链接。 ᆼ

阿毛博客以日常生活为主线,随想随写,不完全拘泥于对日本文化的细节描述,有时写其他,许多目的是为了了解日本人。点击进入毛丹青沪江博客>>>

毛老师的作《感悟日本》2008年 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该书在线阅读点击查看>>>

你想体验下吗?全新“线下授课&线上复习”一体化教学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