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他是在中国出生的中日混血儿,中国10年,日本10年,对他来说哪里都是故乡。沪江部落主页上他写道,“我的梦想就是让中日友好,绝对不会放弃”,他就是日本沪友松本一博。这个8月,松本带着自己的日本同学樽田英树来到中国旅行,旅行结束之际,沪江专访采访到了这两位特殊的沪友。

(左:樽田英树  右:松本一博)

【本期登场人物】

松本一博:中日混血儿,1990年出生于中国武汉,十岁时随父母移居日本。现在是关西大学四年级学生,关西大学留学生会会长,创办了“中日心友会”等中日友好民间组织。

松本一博部落主页>>

樽田英树日本关西大学四年级学生,主修宗教学。2012年8月随好友松本一博来中国旅行,非常喜欢中国。

樽田英树部落主页>>

生在中国  长在日本

1990年8月28日,一个叫“陈博”的小男孩降生在湖北省武汉市。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平凡故事的开端,但是某个因素注定了陈博的不平凡——他的父亲是一位在华日本人。

起初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别人的不同。他的父母很早就离开他在日本生活,陈博和其他小朋友一起上幼儿园、小学,带上红领巾,做课间的广播体操,周一早晨唱国歌升国旗……和其他同年龄段的小男生一样调皮顽劣。直到小学二年级的一天,陈博和同班的一位同学因琐碎小事起了争执,对方在无法辩驳的情况下脱口回了一句“小日本鬼子!”

对于小小的陈博来说那一刻时间仿佛停滞了,他有些疑惑地回想起平时一些大人看他的眼神,想起隐隐约约听到的闲言碎语,想起父母在日本的事实,想起自己的另一个姓氏“松本”……恍然大悟的同时也感觉非常悲伤。他的童年因此蒙上一层重重的心事,他不再那么活泼而是默默接受这一切,毕竟,没有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身和家庭。

时间一晃到了2000年,还在上小学的陈博接到远在日本的母亲的电话,让他即刻到日本去生活。“我非常拒绝,但是也没有办法。”他回忆道。一边是已经熟悉的中国熟悉的环境,一边是父母所在的语言不通的日本,带着扭捏的情绪陈博勉强踏上父亲的故乡,从此开始使用“松本一博”这个名字。

最初在日本的那段日子绝对不能用美好来形容,一句日语都不会讲的松本在日本的学校没少碰壁。加上来自父母、周围环境的压力,他每天流着泪学习日语。而且学校的同学见他不会日语,也常常恶作剧般地欺负他。“现在回想起来,有些人可能并不是真心想要欺负我,只是看我和别人不同觉得有意思所以来‘逗我玩’,虽然当时也很痛苦很想死,但其实没有那么难熬”松本笑着说,“这样的经历才造就了现在的我”。进入初中以后,松本的日语开始流利,慢慢融入了日本社会,有了自己的朋友和圈子。采访中松本的朋友樽田英树说,大学一年级认识松本的时候已经感觉不到他是“归国子女”了。日语口语>>

(松本一博小时候)

身在日本  心系中国

日本大学三年级学生就要开始准备找工作和决定将来的方向,松本一博也不例外。在同样就业难的日本,学生找工作的过程也异常艰辛,但这段忙碌的时期松本有几件事情一定不会落下。一是写微博,一是写日志,微博和日志都以客观的角度记录自己发现的关于日本文化的细节,有学习大阪方言的小诀窍、日本公司面试技巧、调查日本学生对中国留学生的印象、弟弟的小学教科书……他用零碎的时间打开了一扇观察日本的窗口。松本说,中国也是自己的故乡,现在只能用这种方式帮助故乡的人了解日本。他还希望将来有一定经济实力后,能提供给一些家境不好但希望来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留学日本的机会。

今年6月,和松本同年级的同学樽田英树顺利找到了工作,当时正巧松本要随自己的导师毛丹青先生来上海书展宣传新书《狂走日本》,得知此消息后樽田提出希望和松本一起来中国旅行,了解这个自己一直很感兴趣的国家。8月份,两人一路走了北京、上海、合肥、南陵等地,中国宽广的国土和大千世界让樽田叹为观止,游历天安门、长城和上海外滩的夜景,品尝了看起来恐怖吃起来美味的蝎子,“遭遇”过开车鲁莽的计程车司机,经历高速公路上困在服务区后被一位热心的陌生人免费载回市区,在上海“面基”到多位在沪江部落有过交流的热情沪友……最后樽田在微博上写,“我舍不得离开中国,我喜欢中国。”

看到日本好友在中国玩得这么开心,松本打心底觉得高兴。他觉得现在两个国家最缺乏的就是了解,很多人只是通过网络通过报纸等媒体去知道国外发生的事,然后自己作出一些评论。但是媒体的报道难免有过分夸张的成分,于是出现了一些极端的意见。松本说,“毛主席有句名言‘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觉得说得非常对。有些事情并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糟糕,希望大家能亲身经历、了解另一个国家后再发出自己最真实的声音。”他正在策划一场大型的中日交流活动,准备邀请中国同学赴日短期交流,寄宿在日本普通家庭。日本留学>>

(松本一博、樽田英树的中国行)

初识沪江  犹如故人

今年4月份松本一博注册了沪江网,操作简便、页面清爽的沪江部落深深吸引了他。松本说,沪江部落这个平台对于想要了解中国的外国人来说会有很大帮助,不限时间不限地点,随时都可以和网络另一边的朋友交流。他对沪江网的网友评价非常高,他说,“沪江的用户都是对外语、对异文化感兴趣的人,只有在这里才感觉能真正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在这里才会产生一种相互学习氛围,并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我非常喜欢这个环境。”

结识沪江后,松本很快就发现了沪江的群聊语音软件CCtalk(什么是CCtalk>>)。在语音大厅里大家不但可以打字相互交流,更可以上麦用自己真实的声音畅所欲言。松本非常喜欢这款软件,6月份时他受到沪江网编辑的邀请,在CCtalk日语大厅举办了一场关于日企就业的讲座。他认真地把自己几个月来奔走于各个面试场和投简历的经历整理成讲义,并分享给听众们就业注意事项。讲座后同学们纷纷上麦和他交流心得,这让松本非常感动。之后他不断向自己的日本朋友和留学生同学推荐沪江网,“我的车里还放着沪江网的CC猫抱枕呢,车上挂的吉祥物也是CC猫公仔,这么萌的东西在日本很受欢迎!”松本说,“沪江是一个很优秀的平台,我希望能有更多人认识它”。

短短四个月时间,松本一博的沪江部落主页已经有了1500多位粉丝,他每天打开电脑一定会来沪江部落逛逛,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在沪江这条路上,他一定会走得更远。

(松本在日本发起签名活动)

中日友好  是我梦想

2008年四川大地震发生时,松本还是一名高中生。得知地震的消息后他立刻向学校申请了募捐活动,3个小时筹集到60多万日元善款,这是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天。大学里在继续忙碌学业的同时,松本一博也担任了关西大学留学生会会长一职。他几乎每个月都会组织留学生参加交流活动,尤其动员大家一起去养老院、灾区、幼儿园等地做义工。让留学生接触从小到老普通的日本人,一方面可以学到地道的日语口语,认识日本社会福利设施的健全,同时也可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今年6月中日心友会探访养老院活动后,有在日留学生发布微博评论,“我们拉了二胡,表演了漫才,老人们很开心。有几个老人拉着我们的手哭了,不忍心去猜他们流泪时想的是什么……”“有个老奶奶说了一句让我无论如何都忍不住流泪的话,她说,‘你们一定要孝顺父母啊,一定要多陪在他们身边’。再好的环境也比不上家,再贴心的护理人员也无法代替膝下儿孙。”一瞬间,人与人的相互理解心灵交流超越了国籍和民族。而对这个国度基本社会问题的认知,也绝对无法从教科书中得来。

接受沪江网的采访时,松本一博和樽田英树都穿着印有“I love SH(我爱上海)”的T恤,两人一黑一白煞是喜感。回日本之后,樽田君的微博并没有停止更新,还在松本的帮助下开通了沪江部落主页,他的头像正是在北京挑战吃蝎子时的画面。而松本依然穿着这件“I love SH”T恤走在日本的大学校园,参加各种交流会,由于太显眼时不时引来行人侧目。但他满不在乎地说,“我觉得没什么的,因为你喜欢,再怎么被嘲笑,那也值得。”

相关推荐:狂走日本 取景中国:对话旅日作家毛丹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