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备受关注的性侵案于12月18日正式判决——伊藤诗织胜诉! 

前后历经4年的案件,终于有了结果。

ジャーナリストの伊藤詩織さんが、元TBS記者の山口敬之さんから性行為を強要されたとして慰謝料1100万円の損害賠償を求めた民事訴訟の判決が12月18日に東京地裁であった。鈴木昭洋裁判長は山口さんに慰謝料など約330万円の支払いを命じた。山口さん側の請求は棄却した。

记者伊藤诗织起诉前TBS记者山口敬之对其进行“强制性行为”要求赔偿费1100万日元的民事诉讼案在12月18日于东京法院进行了判决。法官铃木昭洋驳回了山口敬之一方提出的反诉要求并判决其需支付330万日元的赔偿费。

判決では「酩酊状態にあって意識のない原告に対し、合意のないまま本件行為に及んだ事実、意識を回復して性行為を拒絶したあとも体を押さえつけて性行為を継続しようとした事実を認めることができる」として、山口さんの不法行為が認定された。

判决称“原告提出的在醉酒状态毫无意识并未同意的情况下却强行进行性行为以及意识恢复后表明了拒绝却被强行压制住身体继续进行性行为是事实” 认定了山口存在违法行为。

また、山口さん側が主張していた、名誉毀損、プライバシー侵害による不法行為にはあたらないとして山口さん側の反訴は棄却した。

就山口一方提出的原告存在损害名誉、侵犯隐私等违法行为的反诉无效驳回。

伊藤诗织是日本第一位公开长相和姓名的性侵受害者。而对她施暴、她所起诉的人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传记作者、前TBS电视台华盛顿分社社长山口敬之。

在这起案件中,伊藤诗织对抗的不仅仅是一位普通男性,他还是一位有着权势地位背后拥有强大支持的男性,在长达4年的诉讼过程中她所面对的也不仅是不断侵蚀自己内心的痛苦经历,更是整个顽固不化男女地位悬殊的日本社会。她曾将自己的遭遇写成纪实作《黑箱》,还拍摄了纪录片《日本之耻》在国内外引发了巨大反响,伊藤诗织也成为日本MeToo运动的代表人物。

(《黑箱》伊藤诗织 著。本书有中文版建议大家阅读)

纪录片《日本之耻》

再为大家介绍一下伊藤诗织案件的来龙去脉:

2013年,在纽约学新闻的伊藤诗织在自己打工的酒吧里认识了当时担任日本TBS电视台驻华盛顿分局局长的山口敬之(此后山口还曾邀请过去诗织去参观分局)。

2014年,伊藤诗织为寻求实习机会给包括山口敬之在内的一些媒体人士发送了求职邮件。山口在邮件中为她引荐了一个在纽约的实习工作(诗织认为山口是让她尊敬的新闻界的前辈,且两人从未单独碰面)。

2015年,伊藤诗织毕业回到日本,工作一段时间后她考虑再次回美国工作。想起山口敬之曾向她提起过TBS华盛顿分局在招实习生,因此她尝试着给山口发了一封邮件询问是否还有实习的机会。山口敬之以谈工作为由邀约她去一家寿司店碰面,商谈签证和工作相关事宜。

当晚用餐时伊藤诗织喝了一些酒便突然觉得身体很不舒服感到眩晕,于是她起身去了洗手间之后便失去了意识,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带往了酒店并遭到了山口的性侵。

事后伊藤联系了一家东京郊区的强奸危机中心,但他们拒绝提供建议。“我联系这家中心是为了获得一些建议,比如我需要去哪类医院,但我被告知除非我来进行面谈否则不能给予我任何信息。”

性侵受害者应尽早提取法医证据,这将有利于警方的调查。而这需要通过强奸检测工具的实现,但在日本,这些工具只在全日本47个地区中的14个地区的医院有储备。“这意味着强奸检测工具只能提供给那些直接向警局报案的受害人。这也许是报案率一直很低的原因。”

在亲友的支持下,经历了5天煎熬的诗织决定去报警。在警局备案的过程中她也再次意识到了无奈的现状以及不得不面对“二次伤害”。







在案发后的两个月,警方进行了一系列的取证去调查后通知诗织拿到了证人的证词、酒店监控以及对山口的逮捕令并获得了法院的签发许可。然而,在逮捕山口敬之的当天警方接到了一位高级长官并被命令不得逮捕山口。诗织追问原因,却未得到具体答复。案件随后被转移到东京都警局。

2016年8月,案件调查进行了1年之后,检察官认定因证据不足无法起诉山口敬之。

为了能够成功上诉,诗织花费了9个月的时间亲自进行调查。诗织对撤销案件的判决进行上诉,正式向几个世纪以来的传统发起了挑战。2017年5月29日,伊藤诗织以真名亲自露面召开了记者会,直面公众,公开了她的指控。

同年9月,东京第六检察审查会驳回了诗织的上诉。同月,诗织提起了民事诉讼,并要求山口敬之赔偿1100万日元。在诗织再次发起诉讼的同时,山口敬之也辩称“是伊藤把我引到床上的” 是可视作同意性行为,并且认为诗织召开记者会并出书,损害了自己名誉让他失去了工作,反过来向对伊藤提出诉讼要求诗织赔偿他1.3亿日元。

2017年10月基于公开自身经历与帮助更多性侵被害者的书籍《黑箱》正式面世。

而这场艰难的案件的结局就是在文头所说的,伊藤诗织胜诉了。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她坚持了下来,她赢了。

伊藤诗织在结束后的采访中说:

“走刑事诉讼并未解决的问题在这次的民事诉讼中得到了结果。说实话我现在也不太能说明自己的心情……从法庭出来的时候一直支持着我的人们给我了拥抱,这件事也总算是画上了句号。但是虽说胜诉了,并不代表这件事情就没发生过,之后也将会努力平复这件事带来的伤害。如果能成为让更多曾受到过伤害的人直面困境的一个契机,我觉得很开心。

有很多人的支持我才能走到今天。而即便是有这么多人在身后我还是会感到不安和孤独,一定还有很多也正在独自面对类似这样官司的人在,想到她们的境遇还是希望能为她们减轻负担,希望能给到支援,相关制度也能得到改善。”

大量中国网友就此案的判决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而败诉的山口敬之对结果还表示“不能接受,要上诉!”

脸皮真的很厚……

好的一面是,因为有这样一位勇敢的女性站了出来让更多受害的人更多类似的事浮出水面,甚至推动日本法律进行了修改,相关的支援设施和机构也建立了起来。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说出自己的经历也愿意帮助到别人。




而仍然存在着的另一面我们也不能无视。

在《日本之耻》中除了案件本身带给世人的冲击外,日本男权社会那些默认的不合理规则更是让人心惊胆战。在诗织整个抗争的过程中,给与她沉重打击的除了高位权势带来的重压和手段,还有那病态且冷漠的意识形态。

网民的语言攻击:


同为女性丝毫没有同理心,麻木且充满恶意:


没有人会去在意不公、视骚扰习以为常的社会现状:




就在12月17日,最新发布的“全球男女平等情况排名”中日本排在121位,过去最低。

而中国也排在106位。

或许面对这样的现实社会,我们能做的事不多,但是至少你可以做到:

希望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在变好,哪怕只是一点点。

本文为沪江日语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阅读推荐:女性不是道具:水原希子告发日本著名摄影家“性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