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村上春树《东京奇谭集》——接受&向前

    似的感觉,回想一下,或许是某个梦境见过,等等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们常常跟朋友说起,偶尔也会在日记或者博客里记录,同样是平凡的生活琐事,我们也会有类似的经历,只是并非每个人都有很好的讲故事的能力,以及那么细腻的观察和深入一点的感触。 看完村上的这五个故事,感觉跟《挪威的森林》那种压抑的氛围完全不一样,他依然在讲述故事,只是我感受到的是一种坦然接受,然后向前的平和,无论是因为同性恋被家人疏离的调律师还是不被家人喜欢的忘记名字的女人,不管曾经遇到过、正在遇到或是将要遇到怎样的人、怎样的事,人生都是一直向前的,接受现在的一切,一直往前就好。 一样是平常的故事,在村上讲来,别有味道,除了文字的魅力,还有村上的细腻。这部短篇集中,村上的文字,平实而生活,不再是那种营造氛围的华丽辞藻,但是那些精当的比喻或是对于生活的思考还是能看到村上细腻的观察和情感。比如在第三个故事中,有这样的话“私たちは日常的にものを考えます。私たちは決してものを考えるために生きているわけではありませんが、かといって生きるために考えているわけでもなさそうです。”还有品川猿中,女心理医生对忘记名字的女人说,”经过我的调查,终于找到你忘记自己名字的原因了,就像拨开云雾般“,虽然我们在中文中也会用到各式各样的比喻,怎样用日语说出来,怎么说才能不那么中式,是常常困扰我们的问题,还有类似于恐高症之类的常用语用日语怎么说,看看村上的小说,你会积累不少有用的词汇、句子。 读村上的小说,不仅是故事,还有美丽的日语。 村上春树日文原版小说>>

  • 村上春树和他的粉丝们在谈什么(四)

    上一期 村上春树

  • 村上春树和他的粉丝们在谈什么(六)

    上一期 村上春树

  • 村上春树作品推荐:开往中国的慢船

    基本信息: 书名:开往中国的慢船 原名:中国行きのスロウ・ボート 作者:村上春树 发行日期:1980年 类型:长篇小说 发行国家:日本   故事简介: 地球仪上黄色的中国。今後我可能不会去那个地方。那不是为我而存在的中国。虽然如此,我仍会坐在港边的石阶上,等待著空白的水平线上,可能会出现的开往中国的慢船。

  • 村上春树和他的粉丝们在谈什么(五)

    上一期 村上春树过时,会在我后脑勺附近频繁打嗝。如果对她说“不要在我背后打嗝!”的话,她就会回答“我又不是故意的。实在忍不住。”我觉得又不是我引起的。到底如何才能制止老婆打嗝呢?[/cn] [en]こういうことを言うのもなんですが、[wj]おなら[/wj]よりゲップの方がずっとましだと思います。ものごとを相対的に考えるようにされた方がいいと思います。[/en] [cn]话虽如此,但打嗝总比放屁好。我觉得还是要相对地来看待事物。[/cn] 38. 奇跡のように感じるんで

  • 村上春树和他的粉丝们在谈什么(九)

    上一期 村上春树

  • 村上春树和他的粉丝们在谈什么(十)

    有些忘乎所以了。其实我已经结婚了。交往半年后,他邀我同居并开始考虑将来结婚的事,我当时真是高兴得上一期 村上春树要死,但因为无法成真,所以心中也不免苦楚。无论如何努力,只有年龄是无法改变的。活了40年,我第一次觉得天不遂人愿。就算再怎么喜欢,有些事还是无法实现。我们虽然不是松田圣子和乡裕美,但心中总是暗自感慨“要是有来生,我们就结婚吧”。虽然爱情无关年纪,但这毕竟是说谎。最终我以29岁单身的身份和他分了手,但对他撒谎的罪恶感、对家人和社会的罪恶感让我备受煎熬。虽然我原想把这个秘密带进坟墓,但抱着无法忍受的心情,我发现了这个网站,便不假思索地给您写信了。村上先生会看不起我吗?[/cn] 注:松田圣子,日本知名偶像歌手,曾与乡裕美相恋,因结婚观念不同而最终分手时,圣子曾含泪说出“要是有来生

  • 村上春树和他的粉丝们在谈什么(三)

    生在阪神淡路大地震时有办过朗读会。我那个时候还没出生,没见过也没听到村上先生的朗读。我很希望能听到村上春树朗读自己的作品。我在Youtube上有看过您的演讲视频。声音很好听哦。什么时候再开次朗读会吧?[/cn] [en]僕は朗読用の未発表作品をひとつ用意しているのですが、なかなか読む機会がありません。そのうちにやりますね。[/en] [cn]我倒是准备过一个尚未发表过的朗读用上一期 村上春树作品,但没什么机会读呢。过阵子就来读吧。[/cn] 相关阅读推荐: 林少华解读村上春树为何再次与诺奖无缘? 村上春树迷眼中的杰作TOP10 日语原版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更多读者来信和村上君的有趣答复请戳下一页>> 20.

  • 脑洞大开:如果村上春树来写“PPAP”

    出了什么东西,啊,这次是菠萝和圆珠笔。他的手法如同职业选手一般娴熟,跟刚才一样用笔刺穿了菠萝,说道:“pineapple pen”。 我点点头,说了一句“原来如此”。当然,我什么也没明白。直到现在也没有。 piko太郎的手上拿着被圆珠笔刺穿的苹果和被圆珠笔刺穿的菠萝。 “这两个东西要怎么办?” 我发出这个疑问。这也许是一个不解风情的问题,但我必须问出来。 他再次——某种程度上我已经预料到了——把两只手上拿的东西合为一体。然后说道。[/cn] [cn]村上春树的“PPAP”(3/3) “pen pineapple apple pen”。 这村上春樹が「ペンパイナッポーアッポーペン」を書いたら…[/en] [cn]还真像!(笑)如果让村上春树句话他重复了两遍。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这个故事没有下文,只有这些不多不少。在某个时期,我们面前曾经有一个叫piko太郎的男子。仅此而已。现在他也许正在其他人面前做着同样的事情。也许那个人就是贾斯汀·比伯。 (完)[/cn] [en]菊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