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风物:夏至之香物(温故篇)

    立了香道的发展。当时六个良质香木的产地,伽罗(梵语黑色,今东南亚、越南一带),辛、甘、酸、苦、咸五味,并同香物用具,闻香方式,确日光直射北回归线,日北至,日长之至,日立了样式,由此日本的香道确立。                      江户时代的香道具 进入江户时代(1603–1868)政治安定,经济繁荣,高级香料的使用向一般社会普及,也往武士、町家等广阔的阶层渗透。在上流社会中,以男士为中心,香道成为教养教育必修的科目。随着普及,香道中组香的制作以及相应道具的制作繁华竞盛。七夕香、源氏香、竞马香等带有时代印记,视觉化的品类也依次诞生。16世纪后期,线香还依然从中国进口,到17、18世纪初,随着日本国产化的进行,逐步向一般家庭普及,甚至成为身边最亲近的熏香制品,直至今日这种线香制造方式都未曾改变。 本文转载自VOICER官网,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日本风物系列文章赏析>>

  • 日本风物:夏至之香物(知新篇)

    成了可能,并且定制自己调配的香物和香袋,与传统茶道各流派家元保持良好的交流。                                    熏玉堂 坐落于西本愿寺正门前的熏玉堂,开业起一直以寺庙佛事用香经营为主,不断在该领域充实完善,成为烧香和线香的专营老店。                                   香道具 日本在经历千年香文化变迁的同时,不断延续并引入现代生活,独自欣悦,偎赏宾客,都成为生活中的雅致生活常景,从中感受季节变幻,天候移转,由此酝润心境才是最终目的。 本文转载自VOICER官网,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日本风物系列文章赏析>>

  • 日本风物:立秋之提灯(上篇)

    下口,起到稳固的作用。 而根据使用场合和用途不同,提灯也被分为几类,盂兰盆节供奉先祖时装饰用的“盆提灯”,室内照明装饰用的提灯也演进出悬挂和放置两式。,更有用于路边照明的“行灯”。而佛教寺院山门悬挂的提灯,体量更日大些,东京浅草寺前大大的“雷门”提灯,火红醒目,成为日本形象的代表。日本神社的拜殿和周边也会悬挂装饰着“御神灯”的提灯。与我们最为熟悉的莫过于看板用提灯了,日式拉面店,居酒物,甚至路边小摊广泛采用,写有店名作为招牌,又或着写满各色菜式,入夜后诱惑着每个放慢脚步的胃。 本文转载自VOICER官网,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日本风物系列文章赏析>>>

  • 日本风物:处暑之荞面(下篇)

    让给“小高政吉”,现在的继承人“小高登志”是作为小高家的第三代传承人,但是为了表示对福岛家的敬意,仍然自称是“神田まつや”的第五代传人。而大正时代留存的店铺建筑与屋内弥漫的市井活力气氛,相峙于面馆中,也正是这样充满生活气息的空间,才是日本人最为怀念的荞麦面馆的生活。 左为:永坂更科布屋太兵卫 右为:神田まつや 荞面流仪虽然分流别派,但是并没有互相争斗恶性竞争,展现各自特色之外,为了加强交流和保存传统,在昭和33年特意成立“木钵会”,最初是由江户时期以来的各家老铺店主聚集在一起,各个暖帘间相互交流家传技术与传统为目的,叫做“铜子会”。各家荞麦面馆次第加入,为了防止滋生异味,从而断绝荞麦加工技术。特更名取自荞麦制作时最重要的根本道具“木钵”,温故知新的旗印里,去除基础中的旧弊,紧随时代潮流,精进创新之意。 如同那幸福的“二号桌”,一碗清汤荞面,是我们的好奇所致,是善与坚持的凝缩。而每到夏季,吃着盛装在平竹筛子上的冷荞面,听到屋檐下风铃的鸣响,这是夏日风物中最自在的享受时光。 本文转载自VOICER官网,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日本风物系列文章赏析>>>

  • 日本风物:小寒之漆器(上篇)

    想在未干的漆器表面,一个小颤,即刻耗费全部,研磨同样考验手上工夫,力道大小全凭一念之差,过之则金粉全无,少之则漆面尚厚。 除莳绘外,螺钿、沈金、平文、雕漆等也都是常用技法。螺钿是于漆器表面镶嵌贝壳的装饰技法,螺钿工艺早在周朝已经流行,唐时从中国传入日本,常与莳绘技法结合使用装饰。螺钿片所用材料主要有鲍鱼壳、珍珠蚌、夜光蝾螺、白蝶贝、珠母贝、琥珀、玳瑁等,有时也在贝壳上进行花纹雕刻。而沈金则是在漆器表面篆刻划出金色线条、细点的装饰技法,是取让金粉沉浸于刻纹之内而得名。在漆器之上用针或雕刀刻出线条或细点进行纹饰,刻痕内填金漆,或贴金箔、蘸敷金粉后轻击,使金箔、金粉深入刻槽,花纹遂呈金色,表现出漆器立体纹路,显露流畅又不失沉稳之美。平文与螺钿相似,取金属纹样贴于漆器表面,施漆后进行研磨,使纹样部分的漆剥落后呈现出平滑图案的技法。雕漆顾名思义,需数十回漆涂重叠,使漆器表面形成一定厚度,再进行雕刻的技法。使朱漆称“堆朱”,用黑漆则为“堆黑”,倘若各色层叠,雕刻出来五彩斑斓也别有另番趣味。 莳绘的纹样图案,多以自然景物与花草装饰,表现出日本的美意识。山峦、流川、花鸟等都一一体现着日本特有的审美趣味。”八桥莳绘螺钿砚箱”由琳派艺术家“尾形光琳”设计,两层砚盒上置砚与铜壶下储纸,依“伊势物语”第九段“八桥”的场景,鲍鱼贝镶嵌燕子花,叶茎采“莳绘”。板桥用经蚀后的铅板,以求质感,桩基用银板。巧妙之于,内描黑、金水纹,桥上下之景随着开盖而呈现,光琳的纤细感性与缜密计算之作以及莳绘的运用恰到好处且妙趣横生。 漆器的质地也是选材多样,最常有的木、竹之外,布、麻、皮、金属、陶瓷甚至纸张都可作为素地加工,近代新材料的涌现,合成树脂、塑料亦被采用。漆器是来自天然对人与环境都适宜的自然造化,加工的漆器用具即使有日本损毁亦可进行修补再生,泛出的优雅光芒散发出独特魅力,无声书写着可传世万代的传奇。 本文转载自VOICER官网,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日本风物系列文章赏析>>>

  • 日本风物:立秋之提灯(下篇)

    的柔和光线,满足现代人内心对自然的渴望。相对玻璃和塑料制品,这种自然的纸、竹木制品,也能体现自然至美。从制作初期至今,不断更新进化,AKARI系列有着将近100多个作品诞生,装点我们的生活。 MIC*ITAYA设计的抽象不规则提灯 离开岐阜去看看出现新气象的提灯。庆应元年(1865)茨城县水户市诞生的水府提灯老铺“铃木茂兵卫商店”,从新的视点出发,复苏日本传统,面向未来向更广阔的世界传播自己的主张。视觉艺术家MIC*ITAYA一改以往提灯中心对称的造型结构,创新的设计出抽象不规则充满现代艺术感的提灯,诞生出亦古意新的照明器具。 古已有之的传统美为现代苏醒,传统的祭祀仪式使用的提灯,随后融入现代生活,魅力不衰不减,变化的是周遭的环境,不变的依然是内心的柔和与温暖光芒,隽永有力地雕出刻刻人生,有如人生旅途中指引我们微笑面对的方向。 本文转载自VOICER官网,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日本风物系列文章赏析>>>

  • 日本风物:白露之有田(下篇)

    达到鼎盛,使日常生活更加艺术化,丰富了餐桌的色彩。同时也在装饰,工艺的多领域挑战,创造发展跨越时空的“古伊万里”之美。 江户初期的1640年,酒井田喜三右卫门在瓷器上初次试行“釉上彩”成功,成为日本陶瓷史上的重笔,他便是柿右卫门窑的初代掌门。秉承着独特古老的“浊手”乳白留白,与优美鲜艳的“赤绘”技法,确立“柿右卫门”样式,代代相传至今已是第十四代。“白”不是无,是无限的可能,在传统中结合时代的呼吸,“白”中创造着美的丰富表情。 “柿右卫门”连同“锅岛藩窑”一并被日本认定为“国家重要无形文化财”(相当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色锅岛今右卫门便是这技术的传承炉窑,350余年来的传统不仅仅是为了保守,对现代人来说,产生新的价值,丰富现代日常生活的理念深入其心。生活方式的变化带来使用器皿的更替,喜好的相异纹样也随之不同。不同季节描绘相宜纹样的观念,也正是人与物与自然相通的体现。 有田Houen “有田Houen”取自孔子《韩非子》中“水能随方就圆”,是近年诞生的以设计师为主的设计品牌。从造型设计师川上元美、近藤康夫、桥本夕纪夫、小泉诚,到纹样设计师永井一正、佐藤晃一、高桥正、吉泽美香,无不是大家出身。曾经担负着启蒙日本人美意识的有田烧随着现代生活的变化而简约,出自这些设计师之手,志在创造无论是眼观,手用,心想都能满足的新“有田”。 本文转载自VOICER官网,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日本风物系列文章赏析>>>

  • 日本风物:处暑之荞面(上篇)

    动了小麦、荞麦的急速普及。 尽管如此,荞麦依旧不如小麦加工容易,含有的蛋白质成分不易形成面筋,只加水和面是无法形成一个整体。由于不了解荞面的加工技巧,荞面通常都被加工成锅煮疙瘩汤,平锅加热蘸酱食用,又或者烤制成煎饼,包馅儿做包子,甚至串成串儿做团子,吃法也是层出不穷。江户时代,朝鲜来的僧侣在和面时加入小麦粉进行调和,将此方法传授到日本,才从寺院开始普及了荞面切面加工技术,随后出现了荞麦面条。 今天经常吃到的荞面,就是当时留下来的“二八荞面”按照1:4的小麦、荞麦比例加工的。100%使用荞麦粉的称作“十割荞面”,也叫做“生荞面”。不同配比的荞面,名称也随之变动,“九割荞面”、“七割荞面”、“六割荞面”等等。有时使用山芋,魔芋等代替小麦粉来调和荞麦粉和面,产生不同的弹性和食感。现在还添加不同食材,变化出各式口味,黑芝麻荞面,海苔荞面,绿茶荞面等,甚至有面馆随着四季变换,添加“明日叶、紫苏、山椒、松茸、竹笋、蜂斗菜、樱花、柚子、菊花、海藻、梅花”等等季节感的植物,食感不同色彩各异,四季交替时刻不同,品味在中心绪在外,真是极富诗意的美食体验。 荞面以前当然都是手工杆制,这个“以前”是多久之前也没有人去追究了,随着制面机在明治后期的出现,手工荞面几乎踪迹无存,人们开始怀念手工杆面的味道,似乎这样才更赋有人情味,也才保有幸福的滋味。直至昭和时期30年代,又才出现手工杆面的面馆,这也成为如今最理所当然的事情。荞面的制作方法并不复杂,材料也容易得手,正是饱含其中的手工情谊,才有亲近市井庶民的滋味,不妨也自己动手试试。 荞面中含有大量人体所需的氨基酸和微量元素,因此一年四季皆可食用,冬季食用时,用柴鱼和海带熬制的清汤是不二之选,再佐以天妇罗、油炸豆腐、葱花、七味粉等,营养均衡且不油腻。早年多为商户忙碌一年后,在年夜空闲时吃上一碗,逐渐形成了“跨年荞麦面”的风俗,才有开篇时大年夜一家三口的幸福。到了夏季以凉面为多,煮好的面条,盛装在平竹筛子上,蘸着特制蘸汁食用。根据不同口味,也可以添加葱花、绿芥、紫菜丝等调味。蘸汁越吃越淡的问题是不是每个人都遇到过,聪明的商家又想出了好的解决方法。将蘸汁冻成冰块,食用时在猪口中先倒入半满蘸汁,再放几颗冻好的蘸汁冰块,不仅能让蘸汁也冰凉许多,吃荞面口感更爽口,还能随着冰块的融化,自动“添加”蘸汁解决了变淡的问题,可谓是一举两得啊。 本文转载自VOICER官网,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日本风物系列文章赏析>>>

  • 日本风物:小寒之漆器(下篇)

    用色大胆极具挑逗性,但内心沉静仍耿耿于怀一脉相承的传统,以“不前卫便无趣”的设计哲学,实践着极简风格的延伸。四百年家业的积淀令他相信事物会依照历史传统,在现世的前沿发声,而没有传统的根基,则不可能有前卫的表现。 漆器所呈现出来的色泽传达着人生行走的轨迹,设计团体“叁MILE”分别有着工程,资讯,建筑的多领域专业背景,三个年轻人碰撞出来的火花积极践行着各自经历与情感。设计出食器以外的漆器作品,“Something to Touch”音乐般幻化诗意的名字用于音响喇叭也恰到好处。漆器工艺中最复杂的轮岛涂之美包裹在水滴状的温润之上,令人着迷此音彼色的意象。听一曲绕梁流淌出生命,是传统技法在现世重现的共生曲。 漆器的坚固背后亦有硬伤,不可沸煮,不可浸泡,不可混洗,不可机洗,不可微波加热⋯⋯这一连串的不可让人望而却步,古老漆器怎能融入现代生活?深泽直人主导的设计师品牌“±0”以“不多不少刚刚好”为理念,为此进行了尝试。与创业百年的越前漆器老铺“下村漆器店”合作推出带盖漆碗,可耐180度高温的同时,可以使用微波炉,可用家用洗碗机清洁成为最大亮点。 居异乡者为陌人,客心何事转凄然,寒夜孤灯犹不眠,恰是归乡途中久远。[wj]漆[/wj](urushi)有着“润夜”、“润美”之意,温润的夜,何等的柔绵,深邃处闪烁的幽光,好似夜晚星在眨眼,又是那望乡时的萤,点燃内心激荡的火焰。漆器妆点着生活中庄重仪式的正月时刻,也流传着亘古不变的古老寓言。 本文转载自VOICER官网,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日本风物系列文章赏析>>>

  • 日本风物:立冬之暖具

    民间逐渐普及开来。传统的火钵多种多样,《枕草子》中也有提及,顾名思义是盛装用的钵盂容器。使用时加入燃烧的木炭来取暖。此钵盂并非概念中的仅有陶瓷所限,由青铜、铁、木头等等制成,各式火钵也因阶层各家采用不同工艺与材料制作,普通庶民相比武家或商家,并不富裕因此火钵也显得简素质朴许多。 火钵通常放置在家族成员经常围坐的旁边,一来作取暖之用,二来煮水沏茶也是冬季室内保湿的生活智慧。有的还兼有餐桌的收纳家具使用,甚至有木制火钵底部还带有小抽屉,用来盛装火箸、镇壶、烟管等配套用的小物件。昭和20年代更是成为茶室客厅必备的家具,也被誉为“火钵乃大人之玩具”,著名的俳人“日野草城”便有俳句感怀心神,“望炭火温柔,燃烧内心安定温存,汲取休憩温暖”。随着更加安全、高效的取暖方式涌现,火钵虽然逐渐地消失于寻常百姓家,退出历史舞台,但近年又有许多人开始怀念起拥有火钵的生活,在钵上架铁瓶,待水沸,烧上一壶清酒梦半仙,在烟飞灰灭中寻求内心放松的风情。 江户的冬季想必比如今更加寒冷吧,相比起夏之酷热,冬之严寒愈发难以煎熬,室内的暖具也不过暖桌与火钵这些,寒冷之时,家族围坐在一起,相谈甚欢或聆听感伤,推杯交盏或清茶满香,和乐融融或思念月光,如此光景都是只有家才能维系的那丝故乡,暖具便承载着这份情愫,我想那才是内心相互支撑渡过寒冷的温暖大补汤,亦是人间亘古不变的未央歌。 本文转载自VOICER官网,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日本风物系列文章赏析>>>